群星-天花乱聚-我们都唱达明一派


专辑名称 : 天花乱聚-我们都唱达明一派
发行时间 : 1996-06-06
发行公司 : 正东唱片

价格:USD 13















  
  01、天花乱坠之坠乱花天....(草蜢)
  02、哎吔....(软硬天师)
  03、那个下午我在旧居烧信....(Multiplex)
  04、我有两个....(Minimal)
  05、忘记他是她....(关淑怡+C. Y. Kong)
  06、马路天使....(Art Gallery)
  07、石头记....(陈慧琳+雷颂德)
  08、天问....(草蜢)(异种)
  09、伤逝....(Candy Lo+骆亦庄)
  10、你情我愿....(普普乐团)
  11、继续追寻....(Atomin Bubbles)
  12、你还爱我吗?....(潘源良+William Tang)
  13、今天应该很高兴....(黄秋生+Black Box)
  14、今夜星光灿烂....(胡蓓蔚+Pal)
  
  
  专辑简介:
  【豁达革命】
    收到港版的《天花乱聚——我们都唱达明一派》。专辑出版于1996年,是年香港处在最后一年的不确定中,此间乐坛,突然一场无端革命。
  
  【革命吗?或是……】
    整个九十年代,香港乐坛其实一直索然无味。
    九十年代初期便是流行音乐的突然死亡,标志事件包括:以谭张梅为代表的八十年代歌手的引退和半引退;陈百强和黄家驹的去世;几张概念专辑包括《神经》和《野花》等的不被认同;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所谓“四大天王”对乐坛风气的毒化,这些事件直接导致乐坛活力下降,创作量急剧萎缩,不得不大量翻唱国外作品以及制造没有价值的纯商业需要音乐作品。
  97后,香港已经没有事实上的“乐坛”可言。 除了之间的95、96年。
    有香港乐坛九十年代唯一一次亮点——“豁达音乐革命计划”。香港商业二台于95年宣布在其流行音乐节目中只播放本地原创音乐,籍此重振乐坛。“豁达计划”的确对乐坛产生了很大影响,对于主流市场来说,大量原创作品涌现,本地主流唱片变得“有心有肺”,对地下乐坛来讲,在这两年里,极大量的地下乐队歌手站上前台,为主流唱片工业带来各种不同的空气和声音。
  只可惜这场“革命”在1996年还没结束时就已经无疾而终。现在看来,“革命”由于其动机本身就是一个商业目的,最终的失败无可避免。一时的热闹,不过只是回光返照而已。
    不过雁过留声,纵使“革命”失败了,革命的硝烟总会为我们留下一些东西。在1996年,强弩之末的“豁达计划”依靠一个乐队的重组,最终不枉人世一遭。
    【达明重组】
    1996年,达明一派的重组看上去同样也是个商业行为,总导演黄柏高。1995年,时任香港华纳唱片公司高层的黄柏高和公司产生龃龉,遂率领一班歌手乐人叛逃华纳,行至原宝丽金旗下成立正东唱片,并力邀各自发展的黄耀明刘以达加盟,此事于1996年成功,然后是那场热热闹闹的“重组”好戏。好戏亦于1996年年底散场。
    【尚需努力】
    结果是,一场失败的革命和一场草草结束的好戏,各自留下的残余,一见如故。
    《天花乱聚——我们都唱达明一派》
    这是为纪念达明重组造势发行的一张tribute唱片,是这场好戏中唯一可以以资凭吊和玩味的东西,亦是这场革命中唯一耀眼的战果。